100元能为泗洪县贫困户带来什么?一场保险精准扶贫实验已启动

今年夏天,江苏省泗洪县政府与保险公司、蚂蚁金服一起,做了一场精准扶贫的试验:为13万人投保2000万元,保障他们不因病、因残、因灾、因学而越发贫困,同时被保老百姓不需要自己掏一分钱



坐在6月的高考考场,95后男生江鹏想到自己还有五天就要成年,轻轻地呼出一口气:“在家歇五天,就打工去。”江鹏是江苏省泗洪县金锁镇韩湾村村民公认的“学霸”,但他并不愿意多谈梦想。2016年,突如其来的贫困降临他家,变成了压在一家人生活上方挥之不去的关键词。

这个身高中等偏上,眼睛明亮,头发有些自来卷的阳光男孩,穿一双网淘来的亮红色耐克球鞋,在村中属于早早拥有智能手机,并且玩得很溜的年轻人。
在过去很多年,江鹏一直被家人给予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生活。父亲是一名修房子的瓦工,靠着没有休息时间的工作,养着江鹏身体残疾不能工作的二叔、卧病在床的奶奶及江鹏。江鹏两岁时,精神有问题的母亲就“跑掉了”,江鹏对妈妈“完全没有记忆”。他的幸福生活完全建立在父亲3000元/月的收入之上。
因病返贫却来得突然。今年年初,父亲两次大病,切掉了一个脾,家的经济状况急剧下降,被列为泗洪县的低收入户。之前,父亲几万元的年收入在村里养家糊口还算绰绰有余,可现在,家庭还欠着1万多元的外债。
“我对父亲说,我不想读书了,我要去打工。”江鹏回忆起年初对卧病在床的父亲说的话,陷入低落的情绪中。打工几乎是每个农村孩子在家庭窘迫的条件下唯一能想到的出路,皮肤黝黑又干瘦的父亲坐在一旁捂着手术后疼痛的脾脏,面部肌肉紧绷,低头不语。
江鹏的高考志愿填报的是一本院校上海师范大学音乐表演专业。江鹏描述这是一个在面试时都“需要买套燕尾服”的专业。这个每学期学费1万块钱的学校一个月前“偏偏”选择了成绩优秀的江鹏。“要到上海去了!”江鹏最终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放弃,但这也意味着因病返贫后的江家将要因孩子上学背负更多债务。
疾病、灾祸、意外、升学,它们都有可能为一个农村家庭带来贫困,在瞬间将一个家庭多年的辛苦经营打回原点。
在江苏,南北经济发展差异较大是公认的事实,在江鹏和他父亲所在的泗洪县,107万人口每年带给县里的公共财政收入为30多个亿,属于“江苏省发达省份的欠发达县”。2015年“十二五”末,江苏省的低收入人口的标准为人均年收入6000元以下,泗洪县的低收入人群有13万人,4万多户。
江鹏和他父亲因家庭成员重大疾病进入了这4万个家庭的行列,但他们希望并坚信这一情况能在江鹏去大学报道、父亲身体逐渐恢复后有所改善:“等我赚钱了,我们家收入会……”江鹏伸手做了个向上划的手势,在高处点了点。
但部分四万分之一的家庭短时间内看不到改变的可能,蒋倩家的不幸属于后者。
距离江鹏家几十公里的穆墩岛村,从码头坐大概10分钟的快艇,可以抵达她的家。那是一艘不起眼的篷船,船舱内闷热异常,蚊虫滋长,她就生活在这艘船上。比起旁边一些坚固的水泥船,蒋倩家显得有些破旧。她的母亲精神失常,常常不见踪迹,全家就靠父亲捕鱼为生,还要给母亲治病。哥哥在外打工,原本有结婚的计划,但对方却因为“能看得到的贫困”而悔婚。
蒋倩和她的家
蒋倩与父亲
蒋倩腼腆极了,脸上留有一点婴儿肥,留着齐刘海,头发拢在脑后高高扎起一个不长不短的马尾。高考她考上了常州一家大专院校,蒋倩将录取通知书从EMS的信封中拿给界面新闻记者:“我要上的是计算机专业,学习编程。”她一直盯着脚下,声音轻轻的。
蒋倩父亲则激动得多:“都说这是挺热门的专业。不管怎么样,借钱都要让她继续读书。”一直以来,尽管打渔为生,但由于缺少成本,蒋倩父亲很难同其他渔民一样养起螃蟹等水产,这意味着几乎没有额外收入。他们家庭年收入不足6000元,一年7000元的学费对于他们来说更难筹集。
蒋倩家所住的船舱
贫困人口数字后是一个个“江鹏”、“蒋倩”们一样真实的家庭。泗洪是江苏省份欠发达的县,县内有35个村为“省内经济薄弱村”。尽管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,但主要致贫原因几十年来没有太大改变。
泗洪县县委副书记朱长途将县里挨村挨乡跑下来的数据展示出来:在全县13.26万低收入人口的致贫原因中,因病致贫占比50.54%,因残致贫占比18.01%,因灾致贫占比3.21%、因学致贫占比4.92%,这意味着近80%的人是因为生病、灾祸、孩子升学等原因造成的贫困。
说起这些家庭的心酸难掩激动,朱长途摆着手一连使用了好些问句:“住院期间有国家新农合医疗保障,但回家后吃不起药,怎么办?农村家庭经常在外打工,有的从脚手架上面掉了下来,有的开三轮车不小心碰撞发生意外伤害了,这些有的新农合当中不给报销的,怎么办?农民只有给农业产品上保险的习惯,自己的房屋财产、人身安全想的很少,出了事情一夜返贫,怎么办?”
为在2020年进入全面小康,泗洪县的领导班子决定贯彻省市要求,将其他的低收入群体或者相对困群体通过一些兜底保障的形式解决。但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来落实呢?村民们会用支付宝的越来越多了,淘宝的村淘点也进入一个个村子了,更别说宿迁市还走出了京东的大老板刘强东。现在什么都“上网了”,扶贫也“互联网金融一下”可不可行?
今年6月,中国保监会与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发布了《关于做好保险业助推脱贫攻坚工作的意见》,强调要充分发挥保险机构助推脱贫攻坚的主体作用,多措并举部署精准扶贫。这让“朱长途们”看到了新的可能。如果近八成的致贫原因,都可以因保险而得到缓解,这对于泗洪的扶贫将有很大作用,同时,在扶贫中引入商业力量,借助保险公司完善勘察、定损、理赔体系,也能很大程度上提高扶贫效率。
出于以上考虑,泗洪县政府与保险公司、蚂蚁金服一起,做了一次精准扶贫的试验:他们为泗洪县所有的低收入人口,总计13.26万名,都投保了一份名为“扶贫100”的商业保险。保费来源是互联网平台的公益募捐和政府的扶贫资金,每份100块钱的保费,老百姓自己并不需要花一分钱。
当地一家民居墙上贴的“扶贫100”宣传语。摄影:刘楚童
界面新闻记者拿到了今年6月3日泗洪县政府发布的《县政府办公室关于引发泗洪县低收入人口“扶贫100”商业保险暂行办法的通知》,保险待遇和筹资方式是通知里的重中之重。
从最实际的场景中出发设计,通知在保险待遇方面大致分为四大部分:
首先在因病致贫方面,《通知》写明如投保人初次患40种重大疾病之一,一次性定额赔付每人1万元;对于补充医疗保险,国家对外公布的新农合报销比例在65%左右,之后“扶贫100”会报销剩余部分的起付点后的25%-35%。
教育保险方面,泗洪教育补助金标准为,考取高中的一次性定额支付每人2000元;考取大专、本科的一次性定额支付每人3000元。
意外伤害方面按照等级(1-10级)赔付,一级伤残是2000,最高伤残是20000元,最高限额是20000元,意外事故造成身故的一次性定额赔付每人10000元。
最后是家庭财产险。房屋因火灾等自然灾害,按实际损失程度赔付,每户不超过10000元。
随之而来的实际问题是谁来支付保费。泗洪县政府认为,兜底是一种方式,但在江苏这样的条件下,家庭正常生活是能够保障的,何况低保户已有国家资金支持,保险能不能借助市场化的手段和力量,让低收入群体在意外、大病、升学的情况下得到更多的保障。
泗洪县希望和支付宝平台合作,让支付宝平台通过宣传泗洪,让企业家,家庭农场主,个体工商户等社会各界人士一起参与到扶贫事业当中。同时泗洪县联系了多家保险公司,说服他们“走保险扶贫的路子”。“互联网+保险+扶贫+公益”的框架就这样诞生了。
目前,泗洪县所有扶贫资金的使用情况都在互联网支付宝平台进行公开。泗洪县委农工办扶贫办主任朱殿华介绍,泗洪一直同支付宝在“城市服务”方面有合作。打开支付宝,在“便民生活”栏的“城市服务”里将城市选为泗洪,可以看到车辆违法查询、全民参保查询等服务项目,而另一个热门就是“泗洪公益”,这是可以为泗洪扶贫保险捐款的入口,点开可以看到,截至目前已有5000多名社会人士捐赠了60多万元的资金,而“剩下的一千多万元保费会由财政兜底全部付清”。
截至8月13日,“扶贫100”商业保险共计发生了284例理赔,中国人寿、中国人保两家公司总计赔付金额超71万元,部分学生的教育补助金还在陆续发放中。如果保费理赔后有结余,会转入下一年的保费,继续为低收入户投保。
这其中有两例属于江鹏和蒋倩。今年7月,江鹏和父亲按照保单页面上的要求拨给中国人寿公司,在报案登记后没多久,考上大学后的3000元助学金奖励打到了江鹏的支付宝上。“要交的一万元学费有着落了。”说到这里,江鹏低下头熟练地调出支付宝客户端中的电子保单,要界面新闻记者再看一眼。
江鹏展示电子保单
蒋倩是自己拨通电话的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她留下了支付宝账号、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。第二天到账的、政府给她上的“扶贫100”保险的3000元理赔款让她的父亲“开心极了”,这能抵掉差不多一半的学费,对于这个家庭来说,相当于四个月的开支。感动之后,蒋倩希望自己日后变得更厉害些,她不想再看到父亲这样焦心地一点点筹钱了。
为拿到保费而喜笑颜开的还有一人。7月14日下午,家住泗洪县上塘镇谷墩村的李红宇通过支付宝接收了9214元钱,成为“扶贫100”保险理赔的第一人。
在一个务农的下午,李红宇家中的老房子突然因电线老化引发火灾,当时他正在种地,所幸当时家人都不在家中。看见着火,当时村里来了20几位村民,都来帮他救火,镇上的消防车也随后赶到,虽然奋力抢救,但家中主屋因为顶棚是木结构,还铺着稻草,所以还是被严重烧毁,里面的家具和他的电瓶车也都被烧毁,只剩下旁边的卧室和四面墙,最可惜的是“用了十年的老空调烧得只剩架子了”,李红宇想,自己这几年内是买不起新空调的。
李红宇家烧坏的屋顶
李红宇家烧坏的空调与电瓶车
李红宇的一家三口由一个老母亲和14岁的儿子组成,母亲年龄大,常年靠废品回收贴补家用,儿子14岁,上初中,家里没有多余劳动力。正值壮年的他没办法离开打工,家中经济收入就靠其一个人种的几亩地,人均年收入不足6000元,如果要整修房子,就得借钱。看着被烧后的家,李红宇回忆称,“感觉天都塌下来了。”
这时,当地村淘点的村淘合伙人李富章提醒他,他手里有一份名叫“扶贫100”的保险,而房屋火灾恰恰在保险覆盖范围内,可以获得赔款。作为村淘合伙人,李富章的一项任务,是和当地的扶贫专干一起,让领到这份保险的低收入户了解这一保险,并在需要的时候学会如何理赔:“李红宇房子着火的前一天,保险刚刚生效。”
这对李红宇来说,无疑是一场及时雨。面对界面新闻记者,他抖着保单,举起又放下。他回忆道,向保险公司报案的两个小时后,中国人保泗洪公司理赔员陈磊便赶到了现场。次日上午,9214元的理赔款便由县人保财险公司转入了李红宇的支付宝账户:“装修房顶一共花了快4万元,剩下的慢慢还吧,已经好多了。”
提醒李红宇的村民李富章和他的同村开了家村淘点,支付宝玩得比其他人更溜些,家庭环境也不错,顺利成章地成为扶贫100保险的“科普员”,他所覆盖的区域里,有100多位低收入户领到了保险,李富章要挨家挨户告诉大家,这个保险该怎么看,怎么用:“大家原来并不了解保险的作用,但自从出了李红宇家的事情,谷墩村全村都相信保险是有很大作用的了,一下子转变了观念。一位不是低收入户的村民甚至来问,上哪可以买得到吗?”
李红宇家的新房顶与淘宝买的新吊扇。摄影:刘楚童
左边是李红宇家修好屋顶后的样子,右手边则是邻居家的二层小楼。摄影:刘楚童
100元能给一个贫困农民带来什么?蚂蚁金服农村金融事业部总监黄丹枫表示,出于提供生产资料的目的可以给他们买种子,基于生活资料的考虑可以拎点大米和鸡蛋过去,更进一步出于理财目的可以购买100元货币基金,或是给100元贷款,但很难给一位贫困农民解决什么实际问题。
“但通过保险的金融杠杆作用,100块钱却能让因意外事故而陷入困境的人获得较大的补偿,我们认为,这是一种更精准的扶贫方式。”黄丹枫说道。脱贫地区的百姓随时都可能会再次进入贫困,从“扶贫”到“脱贫”再到防“返贫”是当下农村的现实,总有天灾人祸或其他的事发生。
在这个方面,扶贫资金怎样能够最有效的利用起来,怎样让保障最大化是很重要的课题,如何让社会共同参与扶贫、监督扶贫、共建扶贫同样重要。黄丹枫称,引入社会资源,让全民来参与扶贫会更简单些。
在泗洪的这次扶贫试验中,蚂蚁金服尝试通过互联网,将公益和保险打通,前端通过互联网平台募集保费,后端通过电子保单和线上理赔款支付,让保险的体验更为便捷和流畅。
根据保监会数据,2016年上半年保险代理人已增员至565万人,较年初增加94万人。作为保险行业的推进器。目前,蚂蚁金服保险平台已和78家保险机构深度合作,超过2000款保险产品通过平台触达3.3亿互联网“保民”。
8月18日,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出席2016中国保险业发展年会,首次发表有关保险业思考的主旨演讲。马云认为:“互联网保民已经有3.3亿,人数上是股民的3倍。我觉得还太少,保险应该保障的是所有人,不是3个亿,而是13亿。”马云说,一个社会所有人都是股民是不正常的;一个社会所有人都是保民是健康的。只有这样,人人都有保险,未来社会才有未来更大的确定性。
从这个角度看,马云认为,保险公司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;保险品种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,应该思考如果通过新技术,让未被保险覆盖的人群能更便捷的获取保障服务。
“保险过去是规模化的,标准化的,这是工业时代的保险;未来是每个人不一样,每个人的每个时刻每个状态下都不一样。”马云说。
蚂蚁金服方面表示,数字普惠是其坚持的战略方向,在三年之内,蚂蚁金服计划拓展1000个县域参与到“互联网+”智慧县域,其中包含200个贫困县,“互联网+公益+保险”这一精准扶贫模式,将有望在这些贫困县得到推广。包括去拓展如线上电子政务、智慧生活,金融下乡等业务。
蚂蚁金服的农村金融团队今年1月份成立,致力于服务“三农”(农业产业、农村地区、农民群体)用户的生产、经营、生活,整合蚂蚁金服包括支付、财富、保险、融资、信用等普惠金融服务,并联合阿里巴巴电商集团涉农部门(农村淘宝)、菜鸟物流等业务条线,为三农用户提供服务与支持。他们为涉农种植户、养殖户去信贷产品。“我们不仅要解决贫困的问题,还想给他一个很好的金融产品让他能够扩大生产。”
事实上,数字普惠金融正逐渐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,7月24日,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通过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,鼓励各国在指定其普惠金融计划时,特别考虑数字普惠金融领域的计划。
也许在不远的未来,更多的“江鹏”、“蒋倩”、“李红宇”们会受益于精准扶贫,帮助家乡走出贫困,不再因会随时返贫而担惊受怕。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17843000:2017-09-21 21:55:59